孫慶餘專欄:納粹風波癥結在「無感」而非「無知」

2017年01月02日 07:10 風傳媒
達豪(Dachau)納粹集中營鐵門。(美聯社)

達豪(Dachau)納粹集中營鐵門。(美聯社)

永遠最後開口的蔡英文,將新竹光復中學納粹風波定調為「這不是學生的錯,是我們大人的錯 」,因為我們人權教育流於表面,輕忽生活中的歧視和偏見,沒有教導學生從自己國家的人權迫害歷史學到教訓。她似乎想藉學生無知(無辜)的理由討好年輕選票。但問題的癥結恐怕不是「無知」而是「無感」。

納粹風波發生,大人有疏忽轉型正義及人權教育的錯,基本上正確。但既是「納粹模仿秀」,光復中學學生當然事前了解這段大屠殺大迫害歷史。他們的問題不是「無知」而是「無感」。當人們對被迫害者無感,他們就不會有同理心,也不會避免碰觸這二戰後最大的歷史禁忌。外界批評這些學生「肉麻當有趣,無知當天真亅。其實稱他們「驚悚當有趣,邪惡當酷炫亅還更恰當。只是他們作夢也沒想到一場模仿秀,竟會遭來以色列丶德國抗議及BBC鄭重其事報導,丟臉丟到國外去。

這場模仿納粹遊行是光復中學廣告設計系學生選定的主題,班導師曾告知他們納粹有爭議,建議改為阿拉伯主題,但學生不同意,經兩輪投票後,決定維持原主題,班導師也配合演出,扮演希特勒。學生還將遊行場景P0上網,等於向全世界公開。其遊行畫面大家都已從電視看到,扮演納粹黨人的學生向群眾高呼:「快向希特勒敬禮!不然就用坦克壓你們!把你們關到毒氣室!」證據確鑿,學生知道納粹就代表坦克壓人及毒氣殺人!

有些學生在引發風波後辯稱,他們「完全沒考慮到希特勒是歷史上著名的殺人魔王」。這是說謊,他們絕對不是無知而是「無感」。希特勒之為殺人魔王,全世界婦孺皆知。一位旅美台僑還在北上火車裡,巧遇穿着光鮮亮眼納粹軍服的光復中學學生,該學生以幾大理由表示自己為何支持希特勒,包括:希特勒失敗主要是在軍事上的錯誤決定,如果軍事成功,他將是一代偉人。德國當時與中國十分友好,希特勒深愛中國,德軍協助訓練國軍軍官,當時的中國也以德國為典範,如果納粹成功,中國同蒙其利。德國各方面的成就,說明它是偉大國家,我們要向他們學習。猶太人唯利是圖,行為可恨,是一個應被滅絕的民族。

二戰時期納粹以磅礴氣勢、壯盛軍容作為宣傳。(YouTube)
二戰時期納粹以磅礴氣勢、壯盛軍容作為宣傳。(YouTube)

這位旅美台僑把學生這段話投書媒體,並說他不是以偏概全,而是希望國人要有一些作法,「才不會讓台灣的新一代被誤認為人類文明發展的逆流。」他的憂慮沒有錯,教育部懲處光復中學(藉此向國際社會表達歉意)的措施下達後,另一封媒體投書指出:「光復高中學生竟然要一人一信灌爆總統府,為自己犯下的愚蠢行為來辯護。」

假設孩子無知或無辜,他們的犯錯是大人(沒教好他們)的錯。這是嬰兒潮世代最大的無知;不了解在網際網路上成長的孩子早已不乏教育丶資訊,他們缺乏的是「正確觀念」,並因缺乏正確觀念而「無感」。不幸的是,當台灣的一切歷史錯誤都未清算(落實轉型正義),政黨只會吵架及為選票發言(道地的機會主義),媒體上也只有「你的」「我的」真理而未透過論述辯証追求「我們共同」的真理,試問「正確觀念」要如何確定?

蔡英文所稱「我們大人的錯」,絕對不是台灣所有大人的錯,那最先是國民黨法西斯政權及其後繼者的錯,其次是政黨輪替後新執政黨沒有進行足夠「轉型正義」的錯。此刻最需為錯誤負責及最具矯正錯誤責任的人,正是蔡英文。

歷史教師深根聯盟發言人黃惠貞老師說得好:「戰後台灣社會對納粹軍服的著迷,源於過去的政治教育,特別是被(國民黨黨國教育)美化的『新生活運動』。台灣人就是在法西斯教育中長大,新生活運動源於國民黨在一九二O年代後期主動學習德國法西斯,其內容包含類似軍裝的學生制服丶朝會丶週記丶軍歌比賽丶教官進駐校園等,一直延伸至今日各級教育中。學生展示納粹旗幟軍服的行為,是對納粹統治代表死亡丶痛苦與扭曲人性的無感。那種無感與冷漠更加讓人恐懼。」

大人的無感與冷漠,讓歷史錯誤無從矯正。年輕學生的無感與冷漠,則「更加讓人恐懼」。因為被灌輸過多資訊而快速成長的年輕人,他們的人性(人文素養與道德養成)並未相對成長,他們比成人更易在盲動中犯下歷史錯誤。如同米蘭·昆德拉說的:「青春是一個可怕的東西。一大群狂熱的孩子,他們假裝的激情和幼稚的姿態,會突然真的變成一個災難現實。」中共紅衛兵就是最可怕的證明。

在一個「天大地大沒有毛澤東大」洗腦教育徹底內化的國家,毛澤東什麼都是對的,反對毛澤東就是反黨反國家反人民反革命(蔣介石在台灣被神話的程度幾乎如出一轍)。同理,只要毛澤東決定全國血流成河,中國也一定會血流成河。而其主要執行者就是和希特勒少年團地位相當的紅衞兵。回憶文革期間紅衛兵行為的書已汗牛充棟。梁曉聲

中國文化大革命(文革)時期的紅衛兵(美聯社)
中國文化大革命(文革)時期的紅衛兵(美聯社)

《一個紅衛兵的自白》中對他們的無感和殘忍有如下陳述:「你的模樣那麼可憐,你當他們會可憐你嗎?你痴心妄想!在他們眼睛裡,你不是一個人!」「他剛才(在街上)所受酷刑的悲慘景象,不但沒有使他們心腸變軟,反倒給他們提供了一樁樂趣,使他們對他的厭惡情緒表現得更惡毒。」

台灣記者採訪文革三十週年,也有當事者及目擊者回憶:「在四川,兩派反革小將進行武鬥,死了數百人。一派人馬抬著屍體在街上遊行。他看著互相殺害的鮮血噴湧及血腥屍體,內心產生的竟不是恐懼,而是人性中對暴力和嗜血的一種難言的亢奮。」

這就是米蘭·昆德拉所謂的「青春是一個可怕的東西」。今天中共對台灣丶對美日所具有的莫名其妙虐待狂與報復狂,不能不說文革後遺症(紅衞兵後遺症)是重要原因。而且不要忘了,中共政權現正由紅衞兵一代當令。

誠然,青春也是一個美妙的東西。青春的眼光是向前的,不太受昨天干擾。歷史的轉變期也宛如人生的青春期,使人們感覺新時代的來臨和新使命的召喚。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及中學生反課綱運動都是正面着例。但台灣是一個歷史落差造成的分裂社會,有中學的反課綱「衝決網羅」,就有中學的納粹風波,有青年的太陽花學運,就有青年的反轉型正義(如抗議不當黨產處理)。其問題癥結不在後者對歷史錯誤無知,而在他們繼續活在歷史錯誤中,甚至安於錯誤,根本就對錯誤「無感」。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資深政論家、專欄作家。 早年參與黨外及海外民主運動思想啓蒙多年,在海內外各大報刋撰寫甚多專欄。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