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侯立藩觀點:搞不清問題癥結 兩岸政治談判當然遙遙無期

大陸涉台學者余克禮,因為目前兩岸關係冷凍痛批前總統馬英九。(資料照/中新社)

大陸涉台學者余克禮,因為目前兩岸關係冷凍痛批前總統馬英九。(資料照/中新社)

大陸社科院台灣研究所前所長余克禮日前接受專訪時痛批馬英九,強力譴責他任內『只經不政』、『唯美國是瞻』、『放棄國家統一』、『附和台灣主體意識』等,言明兩岸關係在馬的八年任內實質上倒退。事實上余的說法並無新意,筆者從事兩岸關係業餘研究,常有機會與大陸人士交流,得到的回饋也多半類似,在許多大陸人士眼裡,兩岸問題終究必須解決,如習近平所說,『不能一代一代的拖下去』,聽起來看似有理,實則問題重重,以下筆者將一一道破之。

許多大陸人士包含余克禮這種台灣通最常犯的一個錯誤就是只把民族大義放在最高位,而忽略了台灣人民最在意的根本不是民族大義,台灣人更在意的是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等所謂的『民權』,如果兩岸啟動政治談判,生活方式可能遭到改變,那又何必如此?大陸人士經常跟筆者辯論,說所謂的『西方模式』不一定適用於中國,台灣為什麼執著於這些西方觀念,筆者要說的是民主自由等核心價值是有人類以來發展到今天的普世傑作,不分東南西北方,大家都應享有,請問這到底有什麼問題,筆者很想知道民主、自由、法治、人權這幾點中國大陸到底反對哪一點?

至於有些大陸人士提出『一國兩制』來未兩岸解套,意思是你們台灣搞你們那套,我們不干涉,只要國防、外交歸北京管即可。問題來了,讓我們看看現今的香港,按照香港基本法的精神,中央政府應該只管國防與外交,其他事情應讓香港人自行處理,結果北京居然沒有自信到連香港普選都不敢落實,硬要搞所謂的『篩選制度』,請問選特首也屬於國防與外交嗎?再來,過去香港的言論自由也遭壓縮,原本隨處可見的政治書籍大幅減少,電視台也擔心處碰中央的紅線而自我審查。最讓一國兩制破功的就是所謂的『李波事件』,這種跨境綁架的作法正是對一國兩制赤裸裸的踐踏,現在連香港人都對一國兩制失去信心,請問這些一國兩制的擁護者還要期待台灣接受嗎?

香港民主運動人士聲援被中國「跨境綁架」的銅鑼灣書店老闆林榮基(美聯社)
香港民主運動人士聲援被中國「跨境綁架」的銅鑼灣書店老闆林榮基(美聯社)

此外,台灣的狀況又與香港不同,台灣是內戰問題的延續,而非殖民地回歸的問題,因此在政治上問題又複雜許多。自1949起在台灣生長的人唱的是中華民國國歌,看的是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遵循的是中華民國的憲法及法律,繳稅給中華民國政府,出國用中華民國的護照,經過68年至今,早就已經形成一種『自我主體意識』,因為台灣以外的大陸地區的上述政治符號與台灣完全不同,可以說雙方根本沒有共同的政治基礎,這種主體意識是天然自發形成的,尤其是隨著科技的進步跟兩岸的人員流動,台灣人去到大陸後更可以感受到雙方方方面面的差異,這絕對不是民進黨操作狹隘的『台灣閩南沙文主義』的主體意識可以搞出來的,台灣與大陸的差異真實存在,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到。

既然這種從制度到符號的差異都存在,在雙方欠缺共同的國家觀的情況下,要如何輕易啟動政治對話?大陸雖然說『只要承認一個中國,什麼都可以談』,問題真是這樣嗎?筆者要問中共,請問你們最在意的是你們手上的政治權力還是台灣有沒有回歸?你們願意放棄背離世界潮流、踐踏人權及不尊重別人信仰的制度把民權還給人民嗎?中共經常言明目前的制度是最適合中國的制度,是一項重大偉大的發明,那請問中共及余克禮先生,你們敢不敢讓國民黨也到大陸跟中共一起參與選舉,一起競爭,讓民眾做選擇?從香港特首選舉到這個問題的答案就知道中共最在乎的根本不是國家統一,而是其自身的權力。

維權律師也被迫要姓「黨」。(作者提供)
維權律師大規模被逮捕。

再者,回到面對制度與價值觀的選擇,中共總是置自己於世界政治文明之外,凡事強調所謂的『中國特色』,說自己也有民主,然而民主的確有很多種,就如同橘子也很多種,但中共的說法是硬把蘋果說成橘子,試問一個不允許他黨參與的選舉叫做選舉嗎?一個沒有競選過程的選舉叫做選舉嗎?一個大家都不認識候選人的選舉叫做選舉嗎?中共不但不積極的給人民權利,也積極打壓人民應有的權利,試問709律師大抓補,許多人被剝奪聘請律師的權利也是一種中國特色的司法嗎?許多律師一年沒見到家屬也是中國特色的司法嗎?五個女權人士在公車上發防止性騷擾的傳單就被逮捕也是中國特色的司法嗎?許志永要求官員公布財產就被逮捕又是中國特色的司法嗎?當一個政權是這樣在對待自己的人民時又怎麼能奢求台灣人民認同它?

兩岸無法啟動政治對話,問題不在台灣,而是大陸自己問題重重,總是喜歡跟世界主流價值觀背道而馳,對文明治理視若無睹,即使其惡劣的人權記錄遭受世界組織及各國強烈批判,仍然臉不紅、氣不喘的狡辯大陸有所謂的『中國特色』,如果北京這麼堅持這樣的特色,那就請北京自己維持,不要拖台灣下水,多數台灣人不想也沒有義務要被這樣的政權代表。由此可知,兩岸未統一,問題在大陸,在這些問題未解決之前,兩岸不應輕易啟動政治談判,中華民國的總統無論是哪一個黨籍都有義務維持台灣現有的制度及生活方式,否則若他都無法對台灣民眾交代,又如何有民意基礎開啟與對岸的政治談判?

*作者為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事務學院亞洲研究碩士更多作者文章,請見作者部落格作者部落格侯立藩專欄或作者粉專侯立藩-時事交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