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十兆元電價衝擊之明細

台電工會步行到監察院。(曾原信攝)

台電工會步行到監察院。(曾原信攝)

個人曾說過目前政府的能源政策完全是環保掛帥,旣反核又反煤,確保能源供應已成次要,成本考量更拋到九霄雲外。

與世界其他國家相同,政府多年來能源政策目標都是:1.能源安全(確保供應)2.成本低廉3.環境保護。但目前經濟部草擬的「能源發展綱領」中,明列未來能源發展目標為:1.能源安全2.綠色經濟3.環境永續4.社會公平。四項目標中完全沒有能源成本的考量。

在這種不計能源成本的思維下,政府訂定2025年能源(電力)配比目標為:再生能源20%、煤電30%、氣電50%。其中成本低廉的基載電力(煤電)只佔30%,其餘70%則由成本昂貴的氣電及綠色供應。

假設台灣今日沒有「非核家園」政策,核電及煤電兩種穩定而價廉的基載電力提供70%的電力,發電成本及碳排與政府2025目標相較如何,似尚少有較詳細資訊,本文將嚐試補充此一空白

在計算總發電成本時,必需先明列各種不同發電方式的發電成本。2015年再生能源(主要為水力及生質能),每度成本約2元。未來十年新增再生能源以離岸風力及太陽能為主,每度成本約5元。依過去5年資料,現有核電及煤電、氣電發電成本分別為每度0.9元、1.4元及3.4元。核四廠要計入折舊成本,每度電成本約2元。再生能源及核電沒有碳排,煤電及氣電每度碳排各約0.85公斤及0.4公斤。以上資料整理如表一:

20161020-SMG0034-E01-表一 各種發電方式之成本及碳排
表一 各種發電方式之成本及碳排

下一步要假設2025年發電度數。政府新能源政策是要十年內增加400億度再生能源取代核電。2015年再生能源發電100億度,所以政府規劃2025年再生能源共發電500億度。政府能源配比中再生能源占比20%,所以2025年總發電度數為2500億度。2015年電力總發電度數為2200億度,假設2025年發電2500億度誤差應可接受。2500億度中煤電、氣電各佔30%及50%,則煤電、氣電發電度數各為750億度及1250億度。

由以上資料即可知依政府能源配比規劃,2025年發電成本及總碳排量如表二。

20161020-SMG0034-E02-表二 政府能源政策之成本及碳排
表二 政府能源政策之成本及碳排

政府大量增加再生能源及氣電,大幅降低煤電的主要目的在於〝減碳〞。但核電其實是功效最大的無碳能源,如果我國不排除核電,同時增加煤電,使兩者佔比約70%,發電成本必將大幅下降。因核電可提供大量無碳電力,就沒有必要大力發展旣昂貴又不穩定的再生能源。假設未來十年再生能源成長減半(由400億度減少為200億度),其餘電力由氣電提供,2030年之發電成本及碳排將如表三:

20161020-SMG0034-E03-表三 加強基載電力之成本及碳排
表三 加強基載電力之成本及碳排

比較表二及表三可看出目前政府能源政策之荒謬。如果政府放棄非核家園政策,將發電成本納為重要考量,重新規劃合理能源配比,則在相同碳排的條件下,每年發電成本可減少2500億元。以電廠壽命40年計,可以少花10兆元。

本文所顯示10年後我國能源的兩種可能情境天差地別,我國應朝何種方向發展,不辯自明。政府不應拘泥於反核黨綱,而應以國為重,大幅修正能源政策,避免因錯誤的能源政策,導至台灣向下沈淪,萬劫不復。

*作者為中國工程師學會環境能源委員會 副主任委員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