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長權專文:搶救許厝分校被氯乙烯毒害的學童

2016年08月23日 07:10 風傳媒
國衛院江宏哲(圖中講者)率研究團隊,到麥寮鄉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召開說明會,現場座無虛席。(資料照/《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提供)

國衛院江宏哲(圖中講者)率研究團隊,到麥寮鄉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召開說明會,現場座無虛席。(資料照/《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提供)

氯乙烯單體(簡稱 VCM)是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症研究署(IARC) 分類為第一級人類致癌物,長期暴露會對人體造成肝臟毒性,包含 肝功能異常、肝腫大、肝硬化、肝血管肉瘤、 肝癌等疾病。因為生命早期的VCM 暴露會影響成年後之罹癌風險,美國國家環境毒物中心 (ATSDR) 將嬰幼兒及國小學童歸類為對 VCM 暴露之高敏感族群。VCM 進入人體代謝後形成硫代二乙酸(TdGA) 最後由尿液中排出體外。大部分環境中的氯乙烯來自於氯乙烯製造廠或聚氯乙烯加工廠(VCM 及 PVC 廠)排放的廢氣或廢水,雲林縣麥寮鄉最大且唯一的VCM排放源是88年起在六輕石化區內開始生產的台塑VCM 及 PVC 廠。

橋頭國小許厝分校是麥寮鄉的小學之一,自102年9月從距離六輕氯乙烯廠2.3公里的舊址搬遷到目前距離只有 0.9 公里的新校址,當時全校約有85位學童、11位老師。令人費解的是新校址怎麼會選在這個原來是為了減緩六輕汙染鄰近村莊所保留的隔離綠帶? 為何雲林縣政府當時明知鄰近六輕的麥寮鄉與台西鄉的學校平時就會受VCM的污染和100年5月12日六輕工業區大火工安時氯乙烯汙染麥寮台西的事實之後,仍然要讓許厝分校學生從舊址搬遷到距離住家較遠但是距離汙染源較近的新址就學?

Image_20141230171405_U589
氯乙烯單體進出人體途徑圖

由國家衛生研究院與台大、高醫大組成的研究團隊,102年起在雲林縣麥寮鄉的橋頭國小許厝分校、豐安國小、橋頭國小本校及麥寮國小進行「六輕石化工業區附近學童之流行病學研究」。103年研究發現6 -11歲學童尿液中 TdGA 平均濃度(以μg/g-creatinine為單位) 以距離六輕氯乙烯製造廠或聚氯乙烯加工廠 最 接 近 的 許 厝 國 小 學 童 尿 中TdGA 濃 度 最 高 (193.1),顯著高於豐安國小(101.1)、橋頭國小(121.3)及麥寮國小(113.5)。男性學童、年紀較小的學童有較高的濃度,學校之間濃度上的差異已排除學童是否受二手菸暴露、是否吃維生素 B、 是否有B型肝炎、住家與 VCM/PVC廠距離、身體質量指數(BMI)、 學童父親是否曾在六輕工作影響。這個研究發現顯示麥寮鄉四所國小都受到不同程度VCM的 污染,其中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學童尿中 TdGA 濃度高於其他三所國小學童約 80 μg/g-creatinine。

當時我們從公共衛生的角度出發建議政府應採取有效作法降低學童 VCM 的暴露,來降低麥寮鄉學童的致癌風險,特別是剛遷到新校的許厝分校學童最為迫切。學者專家在劉建國立委於103 年 8 月 14 日的立法院座談會上建議可行風險管理作法應同時考慮: (1)降低氯乙烯製造廠或聚氯乙烯加工廠的 VCM 排放;(2)將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學 童就讀學校遷到距離六輕更遠地方。雲林縣政府也真的在103-104年這一年把許厝分校學童安排到距離VCM/PVC廠5.5公里的橋頭國小本校就讀。前面提到的研究發現在今年年初已經發表在國際知名環境健康領域的學術期刊「環境研究」(Environmental Research)上,國際學界透過此一論文已經知道麥寮鄉小孩受六輕VCM污染的情況和許厝分校採取緊急撤離來做為減少學童過多VCM暴露的必要性。

過去兩年來我們的研究團隊持續追蹤這群學童的健康狀態,去年底以嚴謹的科學方法進一步發現:(1) 台灣非石化工業區鄉鎮學童尿中TdGA的濃度值遠低於麥寮鄉學童的濃度值,很多背景地區學童的尿中都偵測不到TdGA。(2)當年麥寮鄉四間小學學童TdGA濃度高過 160的小孩有較高的脂肪肝和肝功能異常的情形。這項新發現符合肝功能異常、肝腫大 這兩項VCM長期暴露的肝臟毒性毒理特徵,也就是說在102年我們對麥寮鄉學童體檢時VCM高暴露小孩的肝臟就已經受到傷害。

20140811六輕專題-宋小海攝-SEA_0768-橋頭國小許厝分校新址-放學.JPG
由台塑補助設立的橋頭國小許厝分校。(資料照片,宋小海攝)

遺憾的是在國民黨政府時代中央政府沒有將這個毒氣傷肝的發現告知地方政府和居民,導致許厝分校學生在沒有任何合理討論下於104年9月被遷回距離六輕 VCM / PVC 廠只有 0.9 公里的許厝分校新址就讀至今,過去一年來這些無辜的小孩變成白老鼠一樣在有潛在汙染的學校中增加了許多不需要的VCM暴露,他們的肝臟可能正繼續敗壞中。關心子女身心健康是為人父母最在意的事,優先保護正在成長的國小學童的健康也應該是我們大人最關心的事,這些學生小小年紀就沒有好的肝,他們未來長大怎麼會有彩色的人生呢?

民進黨政府執政前後副總統和環保署長都到過污染場址、當面見過受汙染的居民、也聽過專家學者的研究簡報,總統府、行政院和雲林縣政府應該已經了解雲林縣麥寮鄉的VCM污染問題,最近也應該已經充分掌握麥寮鄉學童肝臟病變的訊息。但是令人不解的是許厝分校學童今年9月遷離污染場址的決定,卻因為民進黨的中央和地方政府互踢皮球的結果而遲遲未決。社會期盼民進黨政府能多一點悲憫心來同情被綑綁在毒氣中生活的麥寮居民所面對的困境,主動積極出面處理這個迫在眉睫且攸關小孩健康的遷校問題。政府如果能讓居民知道小孩遠離污染學校會讓小孩長大後減少得肝病和癌症的風險,並且提出一個具體且完善的遷校方案把學童搬到有多元學習、多樣成長的學校就讀,就是一個兼顧健康權和受教權兩全其美的作法。如果從村、鄉、縣到中央政府全面執政的民進黨政府,連區區70幾個小孩健康就學的問題都解決不了,如果成百上千個的政府官員都無法幫這些小學生找到一個健康的讀書環境的話,人民將很難相信這個政府有能力及決心兌現所提出的更大的建設和更複雜的改革。

要讓六輕周圍學童肝臟傷害減小、居民致癌風險降低,壺底抽薪的作法是大幅減少VCM/PVC廠的污染排放量,如果減污之後還是無法把風險降低到足以保護當地人民健康的程度,那就只能要求VCM/PVC廠關廠或遷廠。環保署和雲林縣環保局應該本於執掌立即進六輕查核 VCM/PVC廠的污染狀況,從汙染源頭嚴格管制VCM的排放和洩漏,徹底控制六輕汙染,這樣才能解開困住許厝分校師、生、家長的污染枷鎖,有效保護六輕周邊居民的健康。人民對政府要求其實不多,要人民相信政府、支持改革之前,請先還給人民基本維生所需要的乾淨安全的空氣、水和食物吧!

*作者為台大公衛學院副院長/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教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